木材比较

集体林改,助推西部生态经济快车

2020-12-18 08:01

西部大研发10周年系列报道之七 林业在西部大研发中具备基础地位——如果将西部大研发的宏伟蓝图看作是建设一座富足生活的高楼大厦,那么大厦的根基就在于生态维护和生态建设。大厦能建多低,关键要看根基打得哀不牢靠。 但是,与林业的这一基础地位不相匹配的是,受限于旱季少雨等险恶大自然条件,西部地区林业发展和生态建设多年来仍然正处于两难境地,老百姓很难从生态建设中必要取得实惠,群众的创造力得到仅次于程度充分发挥,林业建设的速度和质量都受到相当大影响。 如何密码这一难题?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这场被称作家庭联产承包后农村生产关系又一次根本性变革的改革运动,继在福建、江西、辽宁等省获得明显效益后,开始渐渐在西部生态建设乃至整个经济社会发展中扮演着起更加最重要的角色。

集体林改,助推西部生态经济快车

多达,目前,西部地区12个省(区、市)早已相继积极开展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试点和全面前进工作。云南、重庆已基本已完成了清晰产权、总承包到户的改革任务,四川、贵州、陕西、甘肃、内蒙古、广西6省(区)正在全面前进清晰产权、总承包到户工作,西藏、青海、宁夏和新疆4省(区)正在积极开展改革试点。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早已沦为西部地区林业发展和生态建设新的助推器,沦为推展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劲动力。 西部地区地广人稀,牵涉到集体林地13亿亩,占到全国集体林地总面积的52%。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苏醒了深渊的大山,让2亿多农民共享13亿亩林地盛宴,为贫穷落后的西部地区老百姓关上了一条经商之门。 老百姓分给山林,广阔了思路,放松了胆子,荒山上种核桃、密林里采蘑菇、林下种植中药材、养鸡养鸭……宁静的山林繁华了一起——原本青山恣意是财富。从此,靠山吃山、耕山经商仍然意味着是西部地区老百姓可望而不可及的很远梦想。记者曾到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积极开展较早于的云南省楚雄州南华县展开专访,林改后这里的农民封山育林育菌,锁起青山整天经商,许多乡村仅有买野生菌一项户均减免过万元。 西部大研发之初,许多人担忧,西部地区的研发不会像18世纪美国的“西进运动”一样沦为一部毁坏史,给原本薄弱的西部生态带给毁灭性压制。但事实胜于雄辩,10年来,西部地区生态不仅没好转,反而预示着西部经济社会的大发展逐步恶化。 特别是在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后,老百姓造林、爱林、护林、营林的积极性空前加剧,原本无人问津的荒山、荒地沦为群众争相角逐的对象,树木出了摇钱树,山林出了经商林,山当田耕,树根当菜种,西部地区的老百姓于是以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放到生态建设中来。荒漠蓝了,河流明了,老百姓的钱袋子也更加钹,片片新绿正在为这片热土带给新的期望。 不仅如此,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作为一项民主决策过程,它的成功前进有效地增进了西部地区农村社会的民主人与自然,为西部地区农村基层的平稳和民族团结奠下了基础。

集体林改,助推西部生态经济快车

集体林改超越了许多村庄多年来不开会村民大会、村民不参与投票表决的局面。在林改过程中,各级党委、政府充份认同老百姓意愿,充分发挥老百姓的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和监督权,充份依靠群众智慧展开决策,大力处长消弭林权纠纷,干群关系、邻里关系更进一步亲密。许多村庄沦为一个“大家庭”,气氛一下子活跃一起,关系顺了,心气低了,凝聚力强劲了,生活和发展后劲更加脚。 就像一枚准确的指南针,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为在险恶大自然条件下挣扎求索发展之路的西部林业寻找了一条跨越式发展的捷径。因为林改,塔里木盆地荒芜的沙漠周边林果明月;因为林改,玉龙雪山脚下的红土地上核桃树贴满累累硕果;因为林改;科尔沁沙地腹地沙棘产业方兴未艾…… 生态受保护、农民得实惠,西部大研发政策指导下的西部林改正在打开一扇门,一扇老百姓营林兴林的经商之门,一扇西部地区生态经济横跨发展的期望之门。